台日不能為關係而關係

對台灣來說,外交政策看來並沒有多少選擇。在極有限的選項中,身為全球霸權的美國,以及與我國地緣關係最緊密的區域大國日本,又自然是必選且得極力拉攏的對象。

當然,外交環境永遠都是現實又殘酷的,即便台灣幾乎沒有選擇,也不代表對方也一定得配合我們的選擇不可。例如在1972年尼克森訪華破冰後,日本隨即以百米競賽速度,趕在華府之前與北京建交,相對地,美國也不落人後地趕進度在1978年底與我斷交,自此,儘管兩國表面上仍與台灣交好,我國只能勉強以「彈性」或「務實」外交之名,委屈求全地繼續追逐著前述「必選項」,至於代價則是,雖實為安全盟友,美國始終壟斷對台軍售,並長期以高於市值價格對我傾銷過時汰舊的軍備,至於《台日漁業協議》自1996年起一談17年,但每次其實都是原地踏步,也是類似例證。

無論如何,正所謂「敗也大陸,成也大陸」,台灣之所以國際空間受阻,當然跟兩岸特殊互動有關,不過,也拜「中國崛起」之賜,例如美國在我國自1978年提出需求後,直到1992年才突然同意出售F-1 6戰機;日方在刻意延宕17年後突然在2013年同意簽署漁業協定,亦不啻是類似例證。至於美國近日重啟對台軍售並極力推動雙邊演訓,目的同樣不言可喻。

挑戰與機會,永遠是一個銅板的兩面。

由於中國大陸崛起以致拉大兩岸差距,固是不爭的挑戰,但由此引發複雜國際連動所創造的結構裂縫,難道不是可以見縫插針的機會?這雖是政府必須深思的,但也必須提醒,關鍵並非「選擇」,而是「 為何要選擇」,至於答案當然只能是「為了國家利益」。

委屈求全是為了國家利益,積極進取也是為了國家利益。延續馬英九前總統自稱「台、日關係達到最佳狀態」的基調,自新政府上任以來,台、日關係的未來既備受關注,正面進展也在預期範圍中。例如相較雙方自4月底以來在沖之鳥礁海域的對峙,如今在各自撤艦後,不僅立即宣布將於7月召開「海洋事務合作對話機制」,外傳將出使日本的謝長廷與接掌亞東關係協會的邱義仁,更共同宣稱台、日關係將進入「新階段」。

問題是,這個所謂新階段究竟有何特色?事實上,台、日在過去半個多世紀簽署的58項合作協議中,單單2009年以來便占了25項,日本交流協會總務部長柿澤未知也表示,台、日關係可稱得上是近40年來最佳;在此基礎上,我們還能推進多少?更重要的,我們究竟要什麼 ?又能拿什麼來交換?

台、日關係當然要好,但得是對台灣有利的好。例如在撤銷護漁後,漁民權益應該如何保障?另外,日本媒體有關我國將在7月放寬福島核災區食品進口的報導,雖遭政府否認,但真只是空穴來風嗎?

無可否認,近期台、日關係確實處於較佳狀態且對我有利,是難得的機遇,如何掌握契機爭取國家利益,執政者責無旁貸,但首先,千萬不能只為拉好關係而拉關係,人民的實質利益乃最終的衡準;其次 ,國際局勢瞬息萬變,切忌只為表面政績而炒短線,唯有先形成國家 長期發展戰略的共識,並以此作為依歸,才能在這波全球大浪中自主浮沉。

至於人民,則只有持續關注與不斷提問質疑,才是自保之道。

稿源:2016-05-31/中國時報/A10/國立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教授/蔡東杰

廣告

護漁護的是國家利益

自我國漁船於4月25日在沖之鳥礁海域遭日本扣押後,由於雙方政府對該區域主權管轄認知毫無共識,為確保未來我國漁民繼續前往捕撈的合理權益,政府決定自5月1日起展開為期1個月的強力巡航護漁,甚至海軍亦將秉持「海巡護漁民、海軍挺海巡」原則,派遣包括拉法葉艦在內的軍艦前往支援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儘管海巡署宣稱,護漁任務若遭遇日本公務船,將堅持「不迴避、不衝突、不挑釁」原則處理,但關鍵恐仍在日方態度。

對此,日本政府一如既往,反駁台灣聲稱沖之鳥「非島為礁」的主張,除呼籲我國冷靜面對外,並透過媒體放話,針對我強力護漁,雙方恐無法排除船隻發生衝撞的可能。於此同時,日方不僅散布某種「陰謀論」,指出馬英九總統所以態度「轉趨」強硬,不過因為任期即將結束,且為了施壓繼任總統蔡英文對日本政策的緣故,甚至某位日本官員還聲稱「馬政府改變以往的立場,不尊重我們的主權,是極不友善的作法」,一旦此事件衍生成嚴重外交衝突,「一切請馬英九先生負責」。

且不論此種觀點純屬主觀臆測,從邏輯看來也是矛盾的。道理很簡單,因為事實是日方扣押漁船在先,我國則抗議聲援在後,怎會有主動挑起事端者,反而懷疑受害者有陰謀的道理?相反地,若說真有「陰謀」的話,也有一種說法是:時值台灣政權交接之際,此事件反而是日本向新政府的試探性示警,目的在給即將上台者「定規矩」,甚或可能是趁政府交替空窗,一旦我國回應軟弱,日方便可藉此落實其主權宣示。當然,此種揣測也純屬主觀,但至少更合乎邏輯一些。

其實,無論雙方是否「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」,完全不重要。因為真理只有一點:只要事涉國家利益,就沒有退讓空間,也不應計任何手段。

日本就是一個最佳例證。例如它一方面指責中共在南海填礁造島,自己卻同樣花了大錢將沖之鳥「水泥化」,以便確認此礁為「島」;在釣魚台議題中,雖向來反對將此一爭議提交國際仲裁,面對與南韓之間類似的獨島衝突,由於對方掌握實質控制,便反過來一貫主張此爭議應提交國際仲裁;又如過去幾年來,日方雖不斷衝撞中共亞太區域政策並散播「中國威脅論」,為求推動在G20峰會達成「習安會」的目標,其外相岸田文雄近日仍放軟身段主動求訪北京,擺出一副「笑罵由人」的姿態。

從某個角度看來,這些舉措當然充滿矛盾,但若回到國家利益本質,則邏輯顯然清晰一致,那就是:「不計一切手段都要捍衛國家利益!」面對這條神聖底線,哪裡還需要那麼多泛道德化的意識型態口號?哪裡還有黨同伐異搞窩裡反的空間?即便在國際社會中已占有一席之地,強如日本者,都了解這麼簡單又根本的道理,日本能,我們能不能呢?

或許這才是我們在這場護漁大戰中,最應體認的問題本質吧!

稿源:2016-05-03/中國時報/A12/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教授/蔡東杰